又有8個名字從“西湖會所”的名單中划去。
  昨天,杭州西湖風景名勝區管委會對外宣佈,即日起,1917花園餐廳、錢王美廬等八家高檔餐飲經營場所關停整頓。
  至此,西湖景區內,已經有24家會所正式關停(含前期主動關停的江南會)。
  在人們為“服務少數人”的會所被關停擊掌叫好的同時,更多的人開始關心:會所關停是好事,但這些場地一直空下去,也不是個事兒——那麼,原有的場地將用來做什麼?這些景區寶地的業態,怎樣轉型才能更好地服務大眾?
  這些選擇題,如今已經擺在了管理部門的面前——西湖景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昨天也特別委托本報面向社會各界發佈徵集令、問計於民:
  為了更好地實現還湖於民,您說說,這些業態該如何調整?這些地方,又該如何利用?歡迎撥打本報熱線96068或者@西湖曉蠻腰,說說你的金點子。
  8家會所即日關停
  景區關停會所已達24所
  本周內完成關停工作
  昨日起關停整頓的這8家會所分別是:1917花園餐廳(南山路105號)、錢王美廬(南山路101號)、西湖山莊(三台山路)、佰薈樓(南山路33號)、清音樓(太子灣公園)、優谷西湖匯(下茅家埠31號)、虎跑翠樾會(虎跑公園內)、上林苑(植物園內)。
  這還不是這次“關停風”的句號——
  除了已經關停的24家會所,景區管委會相關負責人還透露,連日來,他們的7個專項工作小組,正在馬不停蹄地與剩餘會所的負責人接觸和溝通:“根據前期的排摸,西湖景區內還剩下為數不多的幾家會所,按照計劃,本周內將完成關停工作。”
  這些關停的會所,有的藏身公園深處(如西湖會等),有的臨近馬路(如錢王美廬等),還有的本身是歷史建築,面積也有大有小,這些地方以後該如何轉型,都成了擺在管理者面前的一道難題。
  丁雲川:
  關鍵不是關而是活
  喝茶聽戲大肉包都可以考慮
  西湖邊的會所,關了以後能如何轉型?
  其實,這件事早就被長期以來一直關註杭州和西湖的幾名本土專家惦記著,關於這些會所的轉型問題,他們都已有了初步的思考。
  杭州歷史學會常務理事丁雲川說:杭州取消景點門票,這放眼全世界都是做得比較好的,屬於一大創舉。但取消門票之後,也牽扯出一些問題來。“景區需要保護和管理,經費哪裡來?完全通過政府來承擔,我個人覺得還是有難度的,景點內開闢部分經營場所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最近幾年,有一些變味了,本來是屬於市民的景點,變成了少數人所有,普通人進不去了,會所也成為腐敗滋生的場所。”
  在丁雲川看來,“關”並不是目的,現在要做的,是讓這些地方活起來。
  怎麼才能活起來?丁雲川的理解是要對這些場所進行具體的分析,比如有些場所本身的文化氛圍比較好,有一定的知名度,就適合恢復人文景觀,不能再搞餐飲了,比如張靜江的靜逸別墅。
  另外,老杭州的茶館也很多,有的是露天的,有的就是在房子裡頭的。我們的部分場所,是不是可以轉型為大家喝茶的地方?“一方面,茶的價格不能貴,另一方面,茶館不僅僅是可以喝茶,越劇、評彈、說大書以及相關的演出,都可以結合進來。”丁雲川說,還可以結合杭州的劇團,一方面可以搶救挖掘一些人才,另一方面,這些特色的文化演出也確實很吸引人,一句“且聽下回分解”,能讓很多人第二天都趕回來,這些地方慢慢地就做活了。
  丁雲川告訴記者,蘇州有的景點就是裡頭有評彈、唱戲的,味道很好。這些地方喝茶價格公道,都是走大眾化路線,薄利多銷,人氣相當旺。
  還有一種轉型,就是做大眾餐飲。丁雲川覺得,農家樂、新豐小吃等現成的模式都可以在轉型的時候考慮進去。
  仲向平:
  轉型不能單一化
  面向大眾的商業同樣需要
  老房子研究者仲向平覺得,西湖邊會所的轉型,有兩個方向可以考慮,一是紀念館、博物館等公益性的場所,二是面向大眾的商業,並帶有濃郁的文化氣息。
  仲向平說,杭州的歷史文化底蘊豐厚,可挖掘的還是挺多的,到時候可以開闢一些名人紀念館、博物館、陳列館等公益性的場所,這些場所也能滿足外地游客的精神需要。
  但是,轉型也不能單一化,“全部轉化成公益性的,政府養不起”。所以,他提出轉型的另一個方向是用於商業——杭為茶都,茶文化在杭州還是很有分量的,可以開闢比如茶樓、望湖樓以及觀景平臺等等。仲向平說,還可以做一些平民化的餐飲場所。
  “會所是應該整頓,但絕不是景區內就不能搞餐飲了。西湖周邊的餐飲場所還是不多的。”仲向平說,不可能大家吃飯都奔樓外樓山外山去。北山路等地,歇腳喝茶吃飯的地方也不是很多,可以找個幾家先試點一下,先轉型一部分。
  網友支招:
  花港觀魚里就有現成樣本
  活態館西湖版,這個可以有
  關停風過後,“轉型風”該往哪裡吹?這個話題昨天在杭州各大論壇里,也是熱議的口水集中地。
  網友“孤枕難眠”就@了本報微信“西湖曉蠻腰”,想說說自己的看法——他覺得世界遺產西湖,不光風景好,景區里的還有很多場所,不光對市民開放,而且做得蠻有特色,獲得點贊無數。比如光是這花港觀魚里,就藏著幾個可以拿來做轉型樣本的例子,比如一元茶室、免費書房……
  在花港公園,循著指示牌沿著湖邊路走三四分鐘,很容易就能找到位於北面的翠雨廳茶室。
  茶室分上下兩層,北臨西湖湖面,風光無限。這裡的“1元早茶”很有名,早茶時間為5:00—8:00,只收一塊錢,自備茶葉和杯子。每天這裡都會聚集很多老年茶友,消磨早晨時光。1元早茶結束後,商家開始營業,價格也不貴,幾十塊錢一杯,還配茶點。
  此外,還有免費的閱覽室。從翠雨廳向東走五分鐘左右,便是蘇堤映波橋畔的小莊園——蔣莊。西樓二樓東面第一間掛著“蠲(音同娟)戲書屋”的牌子,每天9點~16點,都是免費開放的“閱覽室”。
  走進蠲戲書屋,迎面就是高高的書架,整齊陳列著各類中外書籍,大約400餘冊。選一本書,挑一把靠背椅,伴著陽光細細翻看,任時光悄悄溜走。“其實我看你們在做的‘漂流書亭’也很好,可以引入這些地方,既美觀又顯文化底蘊。”
  “孤枕難眠”的思路大多是轉型,而網友“三個石頭”則覺得這次會所關停正是改造契機,“這些建築大多做工考究,閑置和徹底推倒都很可惜,可以考慮將這些地方進行統一改造,變成傳統手工藝作坊。”
  他舉了運河廣場上的活態館做例子:“刺繡、陶藝、製紙……這些手工藝的製作和學習本來就和老百姓有很好的互動,不僅可以宣傳和延續老底子的手工藝,而且也能對這些地方有一個統一的規劃和轉型。像王星記、張小泉等西湖老牌子的,都可以來設點。”
  (原標題:曾經離你我很遠的會所該如何轉型服務百姓)
創作者介紹

Sun Boy

ps57pshf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